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如果朱令事件发生在微博时代,会是怎样呢? 看了局长微博与情人打情骂俏,郭美美事件等,突然想起当年清华女生铊中毒案件至今冤沉一事。试想,如果是发生在这个时代,那么她不但不会遭受此生中毒后遗症的折磨,网友们一个个火眼金睛,有上千万人盯着,什么细枝末节不会被人肉出来,怎么可能让罪犯逃之夭夭17年?  

Read Full Post »

去书市扫了下尾,匆忙赶回家,准备晚饭。最近这晚饭可是真正的晚,不到七八点是无论如何也吃不上的。我都快改正一天吃四餐了。 天气多变,上午还阳光灿烂,这会已经阴雨密布,下起了雨点。就在我匆忙准备开门之际,一个小男孩,突然尾随在我身后,想要进门。一边不停地嘟囔”Papa her,papa her”(爸爸在这里),我理所当然地理解成他住在这里,但是他进了门,东瞅西瞅,不像是熟门熟路的样子。我在嘀咕,是不是他记错了,是在外面玩耍的孩子,那我让他进了门,岂不是关在这里了?他个子不由够高,也不知道怎能么开门,大人还不急死?所以,我问他,你确定爸爸在这里吗?他摇头,但依然重复着最初的那句话。我一开门,他就又跑出去了。 但是,出了门,他依然着急地重复着那句话,这下,我傻眼了。问他,你爸爸叫什么?你住在哪里?他手指指向远处。我正想转身回家,刚出门的一个女孩开门,这个小男孩又转身进来了。一楼的邻居正好站在外面,我们就跟他说,我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住在这里,我担心他家人找他。由于,我们仨就按照他的指的方向去看,但那里除了一个妇女之外,没有别的人,越来越迷惑了。 后来,我们说要不要叫警察。再问在路边继续玩耍的小朋友们,他们说就是住在这个楼里,于是,我们又把他带到楼里。上电梯后,他主动按了“3”,楼下玩耍的孩子的妈妈按了“2”。电梯一开门,小男孩子就冲了出去,我还以为,他的确住在二楼呢。谁知,哪个房门也不是?我们又傻了眼了。随着他回到电梯,孩子依然按“3”,电梯一开门,照样是他第一个冲出去,不过,这次,他是真冲着一个房门去的。就是我家对面最远的邻居。后来,从里面出来一个老头,说他的确住在这里,而且小男孩子也似乎跟此人很熟络,所以,我们就放心了,他是回到自己家了。然后,他们一群人又下楼了。 等这群人忽啦一下走了,我走到自家房门前,突然后知后觉地记起这个孩子来。他在几个月前曾经跑到我家门口按门铃,我们开门后,跟他说了几句话,他就跑回家门口了。这么说来,无论如何应该不会搞错了。 静下来,突然觉得小孩子的记性其实蛮好的。或许,他仍然记得我,否则为什么在我开门的时候跟进来?而且人家每次都按电梯里的“3”。到了懂事的年纪,其实不太容易丢的,也难怪父母这么大大咧咧了。我当时可真是替他捏了把汗,所以一直不敢掉以轻心,怕他迷了路,让坏人给带走了,差点想把他带回家,然后打电话给警察了。看来,我还是在用中国的思维方式生活。在这里,好像还没有那么多丢孩子的。 我不理解的是,他的家人竟然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一点都感激之情都没有,连句谢谢都没有。敢情是我们小题大作,人家觉得孩子在外面是安全的,根本不会迷路,根本没任何问题。这让我想起,冬天的时候,对面楼上的一群小孩子经常在堆积如山的雪堆上爬上爬下的玩,我常常很担心。有一次,把这个想法告诉C,他说其实每年真的有孩子不小心掉进雪堆里死掉的,因为大人也不知道,其实还是很危险的。

Read Full Post »

所谓朋友

  朋友不是胡捧够友,是在关键时刻不由你说,理解支持你的人;朋友是明知道你有缺点还会关心你的人;朋友是你时刻会惦记的那个人,不管快乐和痛苦,就愿意吐露心声的那个人。  我宁愿要一个指出我衣服上有脏东西的朋友,也不要那种只会说好话逢迎的人。所以,我常常怀有感恩之情,对于任何一个有一点帮助和支持的人,我都尽所能的去回报。我很庆幸有那样的朋友,他们不在意我的现时现报,一心一意地关心支持我。  所以,当我寄存在好友那里的项琏丢失时,我不会责怪她,她既然不介意借几万给我,当年随时随地帮我,给我零用钱都不用记帐,写借条,像亲姐姐那样,她怎么会故意弄丢一条不很值钱的项琏。虽然在我,那条项琏有着特殊的意义,是一位阿姨送给我的。我想找回它,也不过是为了纪念。  所以,当我没有寄阿姨鱼油,因为我实在不想麻烦别人转寄,我在想稍后再单独寄,阿姨不如以前那么热情时,我不去猜想她是否怀疑我过河拆桥,如今不需要她的帮助便只是口头上讲讲客气。  所以,我不会因为有个朋友借了我喜欢的书和光盘找借口不还我,而与她绝交,我知道人无完人,我跟她只所以是朋友,是因为她身上有让我欣赏的更重要的东西。  采访张洁时,她曾反复重复:人与人之间是无法沟通的。我确信,人与人之间沟通的确很难。  如果有人信奉“天下熙熙,皆为利亡”,那么我只能表达遗憾。道不同,不相谋。我依然相信这个世上有善良纯洁的人存在,而我对他们也奉上一颗善良纯洁的心。很早的时候,我就说过,用真诚换来的可能是真诚也可能是虚伪,但是用虚伪换来的只能是虚伪。我讨厌那种自大和虚荣,我喜欢让自己很坦然地走在大街上。人还是不要太世故,为蝇头小利所迷惑的好。

Read Full Post »

Generasjonskløften

  I ei lita bygd besøker Fay foreldrene sine. En morgen fortsetter Fay å sove. Men Mamma savner Fay veldig. Hun laget mat som Fay likte godt, og gikk inn på soverom med  for å vekke opp dattera si. Mamma: Klokka er ni! Sola skinner! Kom deg opp! Fay: Jeg er fremdeles veldig trøtt. Jeg skal […]

Read Full Post »

Bruk meg! Vær så snill!

Bruk meg! Vær så snill! Det var grammatikk læreren min sa i dag! Hun menet at vi måtte bruke henne for å lære bedre. Derfor  bør vi tenke mer og ha mer spørsmål når vi lærer seg selv. Vi lo, men jeg syntes at jeg mistet så mange morsomme ting i sist semester. Det var greit. […]

Read Full Post »

无题无语

大家都毕业了,不管是早来的还是同来的。只有我这个一年前导师就同意提前毕业的我,到现在还没有把毕业论文写完,心中有些淡淡的失落。 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三五成群在夜色中穿行的人们,他们是那么享受夜晚的生活。我却突然发现离从前的我,已经很远很远。 在这个城市,我找到了爱情,找到了家,我变得温和贤淑。但是,我却一点一点失去了那份挣扎奋斗的精神,一天天挤牙膏般地“逼”着自己写论文,彻底脱胎换骨。相信现在谁见到我都不会觉得我还是以前那种锋芒四射,无人不惹的气势。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或许是从好友的出家,或许是母亲的去世,都无从知道。 有一种事实是肯定的,C对我的过分“溺爱”和宽容,让我在彷徨中懒惰,在懒惰中失去对学术研究的兴趣。 有一天,我开玩笑说,你应该失业。你没有工作了,我可能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或许,我就是那些置死地于后生的那种吧,没有压力也得自己整出点压力才行。 开学了,继续跟那个跟我总是过不去的挪威语斗争,突然觉得有种愈挫愈勇的精神。      

Read Full Post »

学术研究如今不是成了学术狗仔队,猎奇猎艳,就成了絮叨的老太婆,在一个问题,绕一百圈又回来了,絮絮叨叨,说一大堆废话,无非是为了凑字数。 这两天在读一本博士论文,单看前半部分,不错;单看后半部分,也不错,把两部分拼成一本书,就成了至少有三分之一是垃圾。 真是害人不用事先声张,记得有人说,浪费别人的时间是图财害命。也不知道,搞学术的某些人是不是懂得这个道理。 长篇大论,如果真有话讲,有新鲜的东西也就罢了,如果是愣要凑字数,不仅重复发表,而且浪费纸张,何苦来? 也不能怪这些博士学者们,谁让学校那么无知,或者那些学术大牛那么无知,非得用字数来苛着呢?即便是中国古代的八股文也没有非数字数吧。 编个圈,把自己套进去,真是服了这些学术精英了。混饭吃,混奖学金也就罢了,还非得让别人跟着受罪。 或许,我是浅薄的,把人家引经据典,旁征博引,不惜换N种句式句法,用N种不同时态语态来传承历史精粹给误解了。想想要抄那么多哲人的名言警句,多累啊。 记得曾有个学术大牛说,嗨,做学术研究不过是做高级游戏,看来,我是不会玩,不精于这种玩法。 该打,这张嘴,不小心又胡说了。人家玩人家的,我玩我自己的,管人家干什么,以后学精明点,看书提纲契领的就行了,干嘛要仔细研读,又不是每一本书都是经典。 总得有人跟着起哄啊,学术界也不例外,如果全都那么认真严肃,估计连上帝都不答应了。

Read Full Post »

Switch to our mobil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