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那时有约’ Category

有人对我说,人生有两种态度,乐观的人说,还有半杯水呢?悲观的人会说,就还有半杯水了?很多时候,皇帝新装里的孩子并不招人喜欢,因为他会说,我既看到了还有水,也看到了只有半杯水,我会质疑谁喝了那另半杯水。 有时,我会想,究竟悲观是一种圆滑的处世态度,还是乐观是一种积极的逃避?问题很简单,越是人人都明白的道理,大家越是容易身陷其中。 有人曾给我讲过一则传闻,当年有个教授到香港中文大学讲课,中文系的学生是清一色的女生,只有零零散散的两三个男生。于是,教授颇为疑惑,便问校方。校方说,我们这里的女生以后都不用找工作的,都是毕业后嫁有钱人做太太的,然后在家读书当作家。教授接着问,那几个男生呢?他们啊,更好办,上博士,留校当教授,做后备军。我不禁对这些女生佩服得五体投地。我向来佩服那些追求做有钱人太太的女性,更佩服她们生活在这个时代,能对女权主义给予无声地回击。做太太,当坐家是很多人能做到的,但是要读书当作家,仿佛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得到,有这样的雄心壮志,当属不易。 当社会习俗成了惯性思维的一部分,纵是怎样的人生观,也改变不了多少吧。当你生活在一个女权主义盛行,男女平等得有些过分到甚至女强男弱的环境里呢。其实,有多少人也不过在忙忙碌碌,在家孩子与工作中奔波,甚至为此离婚,单身。我真不知道,她们的幸福指数是否真如每年的全球调查报告上显示得那样令人羡慕。 是的,制度有利有弊,我们还是应该活在当下,知足常乐,纵然看到只有半杯水。

Read Full Post »

我可能就是一个有精神分裂倾向的,擅长胡思乱想,胡思狂想的人。所以,当我终于发现自己得过严重的焦虑症时,我已经几近恢复正常了。所以,最近常常想起我曾经的梦想。走在雪地上,我常常被茫茫一片刺激地不断发问,像有强迫症一样?是这个雪下个不停的地方,我是谁?甚至在晚饭后,还会跟某人唠叨,我是谁?有些梦想真得像梦一样,我在不经意就出现了我面前,而有的梦想,终其我大半生去理论化,实践化,还是没有现形。不空虚,不懒惰,难道梦就真的像天使一样,张开翅膀,扑楞楞地飞到我这来吗?问题是,如果连梦都不愿做了,那些念想都在焦虑里被掐得灰飞烟灭,比之以前的梦里想想,还不及呢。网络上的话语暴力,现实中的小锅小灶,仿佛曾经都是我寻找的借口。我在奥斯陆,我老爸住中国,我在两个国家的走廊上休息。由于我的不知天高地厚,梦里想想也常常折磨地一大早起床打电话给老爸。我始终搞不明白,我为什么有一天像狂人日记里的狂人一样思维,因为我在这样自由的一个国家,而且背后还挺着那么一个伟大的祖国。记得当年失恋,曾经写很多很多的顺口溜,号称为悼念自己写得一首首的诗。今天,悼念完了;明天披衣上阵,是骡是马,是时候拉出来溜溜了。

Read Full Post »

婚姻与同居

半夜醒来,听着鼾声如雷,一浪高过一浪,我恐惧的心再次提到嗓子眼上。连续一个星期,我几乎夜夜失眠。我蹑手蹑脚地把电脑搬到另一个房间,关上房门,进入自己的写作与思考的世界。泡一杯茶,嘴里的巧克力浓得化不开,让我感觉有一种苦的感觉,突然联想到,或许婚姻生活与日常生活没有什么两样,就像这浓得化不开的巧克力,过于甜蜜,我们开始不习惯,开始反思,开始怀疑,走向另一个极端。 当我处心积虑地想帮助他恢复常人看来很平常的健康生活时;当我忍受别人背地里的嘲笑,与他手牵着手在深夜的大街小巷中穿行时;当我看到幸福的父母牵着两个孩子的手,顽皮的孩子围着我转,开心地牵着我的衣角,好奇地睁大眼睛时;……我常常在想像一种幸福的婚姻生活。 前几天,有个与男友同居了半年多的好友告诉我:有时间,她想跟我聊聊,他们快要过不下去了。我问为什么,她说感觉两个人没有共同语言,话题越来越少,她在抱怨男友不关心他,不在意她的话题。我像个婚姻专家一样劝她,不要太自私,多沟通。实在不行,就分吧,又不是谁离了谁过不下去。她的漫不经心地态度让我很着急,我仿佛看到了以前的我。遇到感情不顺的时候,不想前进下去,心想,背后有一把追求者,谁稀罕谁啊。我的好友也曾说过,过于自尊,对爱情过于苛刻,不能容忍别人点滴失误。阿姨曾经劝我,谁是完美的啊,要允许别人有缺点,想想自己也不完美啊,婚姻需要磨合与责任。 在这个新同居时代,我开始在想,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祖先历尽千辛万苦争取过来的自由被我烂用至此,而且使得这自由的锁链打开了一环,又扣上一环。我知道,我那个好友,她曾经一直劝我早点结婚,年初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她有男友,那时她就对我说,我才知道,即使在女权主义如此盛行的奥斯陆,同居中的女人都没有安全感,都希望能走进婚姻的殿堂。她说,有时觉得那些同居的挪威女人也挺可怜的,男友始终不肯承担责任,她们的独立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坚强完美。所以,我很清楚地知道,纵然从某种意义上讲,她很激进,她可以毫不畏惧地选择同居,有一种愿赌负输感觉。但是,她依然像所有对婚姻有所向住的女人一样,梦想有一天能与那个同居的他走向婚姻。 对此,我曾不屑一顾,既然有勇气选择同居,为什么不甘愿接受同居的现实?这不仅让我反思,婚姻和同居到底有什么实质意义的不同,尤其是对于一个像我这样激进的人。我知道我的法国邻居,她已经23左右了,而且还有两个妹妹,她父母一直没有结婚。这在中国是难以想像的。我男友的表姐同居10多年,有两个孩子,他们一家其乐融融。我实在想像不出同居的N多不好,对于一个曾经对婚姻充满恐惧的我来说,我总觉得同居,至少在婚前同居,是一种负责任地表现,不仅是对自己,而且是对别人。 可是,在这个宁静而又有些清冷的凌晨,我突然觉得同居者的可怜可悲。既然我们有勇气去同居,为什么我们害怕婚姻的承诺?有人说,同居是因为相爱,那么我想知道婚姻是为什么?既然相爱,为什么不敢给出那份承诺?既然是一张纸,我们不在乎金钱,不在乎名誉,不在乎世俗的一切,只在乎爱情,离婚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谁都知道婚姻承诺不了爱情,就像爱情承诺不了婚姻一样,为什么我们还在害怕那张纸呢?答案只有一个,我们恐惧婚姻,我们不仅对别人没有信心,对自己也没有信心。这个时代,高节奏多娱乐的生活,让人的生活丰富多彩的同时,也让人情淡薄,学会逃避,这或许就是曾经被哲学家提出的人的精神的异化。物质的丰富,让人目不暇接地享受的同时,也开始渐渐失去对自己负责对他人负责的能力。情感虚无缥纱的东西,有时是天使,有时是魔鬼。很多时侯,成人需要驾驭自己的情感。有时觉得轻易地说分手说离婚的人就像儿童一样,缺乏自制力,意气用事。而且这个自由的时代,有了太多的选择,反倒让我们失去了自由。  其实,我们大家都明白。尽管很多人同居是以婚姻为前提的,但是同居者越来越多地走向爱情的坟墓,以分道扬彪结束。在国内的环境中,女人受歧视者巨多,尤其是一些学历不高没有很好的职业的女人,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她们还不如过去离婚的女人而遭人遗弃。而且大多数女人同居的时候是在做婚姻的春秋大梦,一心一意地在经营着美好的未来家园,已经视同男友为丈夫。而大多数男人在享受这种权利的同时,仍然丢不了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习性。人就是这个毛病,他追你的时候,恨不能把天上的星星摘给你,当你开始跟他同居的时候,他便恨不能摘天上的星星去征服下一个女性。开始的时候,他天天缠着你,恨不得一分钟跟你见八次面,一秒钟跟你一条短信。当你习惯于这种被宠爱,被这种爱情的光环弄晕的时候,你开始习惯他每天给你一个电话,开始为他着急时,他已经开始厌倦,开始感觉这种是束缚他自由的绳索。有个朋友曾跟我说,千万别经易结婚,婚姻太可怕了!把你死死地拴着,没有了自由。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你现在不是同居吗?你晚回家得汇报吧,不管怎样,你不能晚上不回去吧?而且你还是在同居,想撤就撤了,还不像婚姻那样,撤了还有很多麻烦,要分财产干什么的。问他原因,说太累了,女友在国内,还要每天打一个电话。当时,我就说,那就婚前财产公证好了。对于我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来说,可能无所谓的,因为金钱方面我一无所有,而且我从来也没有想从婚姻中拿点纯物质的东西。我当时想问,你有没有想过,那是一种被人需要被关心被人疼爱的感觉呢?可是,的确也让我困惑了,那么为什么选择同居而不敢去结婚呢?我是不是也害怕失去自由?还是害怕离婚?一向无视别人闲言碎语的我,是不是也不是那么先峰,骨子里是不是也有着害怕婚姻的失败的情结?所谓的高智商的我们,都明白做什么都有风险,为什么却不敢冒婚姻这个风险呢?像托尔斯泰所说,幸福的婚姻各个相似,不幸的家庭也有各的不幸。根本没有章法可遁,有人能相守一辈子,有人经历惊心动魄的爱情却无法走向婚姻。所以,我不去跟别人寻找答案,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的生活体验,只有自己最懂自己。虽然现实可以提供给我们无数的参照系,但毕竟是我们自己在让自己转动,至于转到哪里,要看自己想怎么玩,或许人家根本没有发现的美等着我们去发现。如果全世界的生活模式都一样,这个世界岂不是很可怕,所以,我从来不要求别人跟我一样,有着同样的兴趣和爱好,也没有兴致去改变别人。这或许是我具有亲和力,无论男女老幼都能很轻易走近,也是我曾在职场备受欢迎的一个原因吧。 是的,爱情也好,婚姻也罢,不能以牺牲个人的自由为前提,关键问题是,什么是个人的自由,难道晚上夜不归宿酒醉到天亮,游戏玩到手臂疼眼睛涩就是自由?吸毒也是个人的自由,为什么大家没有都去吸毒呢?既然婚姻那么可怕,为什么在失去一份爱情一个婚姻的时候,我们还会找N个理由为自己以前的荒谬开脱,又开始下个目标呢?恐怕我们只是羡慕人家的幸福,却不知道人家为这些幸福心甘情愿地付出的自由。我们学会挑剔别人,为自己的不成长不负责任开脱。这样周而复始地恶性循环连自己都不知道岁月是怎样在自己的指尖缝中流失掉的,多年以后,会发现,如果当初不是那么自我,那么自尊,肯牺牲那么一点点自由,那么换来的可能是自信成熟成功和希望。所以,我有时很赞赏美国有些公司录取员工以员工有没有结婚作为一定的筹码。 婚姻也好,同居也罢,如果抱着试试看,遇到困难就跑的态度,我还是劝大家别去试了,徒增加阅历和创痛。记得有个故事讲,一对夫妇认识不到一星期就匆匆结婚了,他们也谈不上有多相爱。多年后,有人羡慕他们的幸福生活,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说,当年结婚后发现他原来是一个刷牙不用牙膏的人,当时想我怎么能跟这样一个人生活一辈子呢?有人说,生活就是妥协的艺术。唯独对情感,我们苛刻要求自己,要求自己有完美的童话般好莱坞式爱情的经典与浪漫。学会妥协吧,妥协有时是一种美德,一种提升自己,完美自己的表现。当你学会理解宽容别人,你也会从别人那里得到同样的回报,这是我对心心相印的另一种阐释与理解。 其实,让你真正拥有那种经典与浪漫,你也会习以为常的,如果不去珍惜,只会在不经意间丢失,而且怎么丢的自己都没有察觉。爱情承载不了太多的东西,有了爱情,有了婚姻,依然需要我们努力去经营。爱情替代不了事业,就像事业替代不了爱情一样。就像我们想要一个孩子,不是指望他能在以后给我们养老送终一样,我们能从婚姻爱情、孩子家庭中变得成熟坚韧。这并不等于说,我们养一个孩子,要把我们未实现的意愿转嫁到他们身上。当你对什么东西都不斤斤计较得失时,当你学会负责任,有自己的判断力,让别人快乐的时候,你周围的一切将会在不经意间发生变化。有些道理很简单,如果你对别人笑,别人可能会对你笑,也可能不会对你笑,但是如果你关上你的窗户和门,没有人会跟在屁股后面追着你打开。除非是推销员或者你家着了火,否则关别人屁事。这年头,大家都变得自私自利,有点邻居都老死不相往来的感觉。

Read Full Post »

It was Saturday evening. The weather was very nice. The sun was shining with fresh airs after a litter raining. She came out the company for which she was working and took a deep breath. It was a long day since she had overworked continuing seven days. Tomorrow she could take a break and would […]

Read Full Post »

我向来不喜欢人们把女人的事业与爱情对立起来,总是期待着那种完美的出现。 然而,她是那么美好,却已经永远放弃了爱情。我深深地为她惋惜。 她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当年为了结婚,不惜放弃在名校就读的机会,大学没毕业,就嫁给了她的前夫。她当时是决定当家庭主妇的。她的前夫曾经是那个大学刚毕业不久的硕士,同时也刚开始在大学里教书。她可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在那个大学当了图书管理员,其实是临时的,根本赚不了多钱。 现在她已经在欧洲的名校读完了本科、硕科,而且因为成绩优异,已经被导师看中,继将读博士。或许,人们都会觉得这没有什么了不起,因为这样的事情很多人在三十岁以前就完成了,而她已年近四十。这正是我所感受到的她那种处世不惊、温婉从容的处世风格,给我的震撼。她现在没有孩子没有丈夫,在欧洲漂泊了这么久,相信任何一个了解她当年是如何小鸟依人,惹人怜爱的朋友,对如今能独撑一片天下的她,感到不可思议。 然而,不可思议的事就是这样总是发生在她身上。就像当初,她放弃学业毅然嫁人,就像当初,在她面临婚姻触礁近乎被抛弃的处境,她是怎样边打工边通过自考拿本科学历一样,她就那么坚韧地挺过来了。我永远都不能忘记,在考试前一刻,她告诉我她丈夫催她搬离家门,全然不顾她正在准备第二天的考试,她的语气舒缓,我却感到无比沉重;我永远都不能忘记,在她出国后,我才知道她在一年前已经在她丈夫出国前就悄悄办理了离婚手续。她曾经告诉我,她不想离婚,是因为年迈的父亲有心脏病,当年因为退学就差点要了他的命,因为再提到离婚,会立刻杀了他。 我当时惊呆了,我全然不能相信眼前这个看上去柔弱文静漂亮俨然大一新生的女孩子竟然经历那么多。也正是在那时,我们成了朋友。或许,也正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憎恶她的前夫。以至于,当她托我在国内给她买寄托的书,和她前夫第一次碰面时,就给那个男人没一点好脸色。那是什么样一个男人,其貌不扬,个子不高,像个土鳖,看不出他有那点吸引人的地方,当时感觉她真是看走眼,找这么一个恶心男人,让她毁了一辈子。记得她曾说,她的大学同学都觉得应该跟他找一笔青春损失费。可能是因为成见吧,总之就是觉得他不好。后来,她还替我解释,用不着愤愤不平,那天他刚回去,时差的关系,没休息好。 她对他的宽容,让我敬佩,或许这也是她今天能平静地读书的原因。后来,她开始信佛,所有的欲念都用来行善。学习,打工,成了她生活的主要部分。我曾问她,有没有想过再婚。她笑笑,免了。 她就那么淡淡地从容地生活着。在她申请到博士的时候,我向她祝贺,并且开玩笑:这么多年,终于熬出来了。 有时,我忍不住会想,当年如果她坚持读下那个大学,无论结不结婚,她应该是一帆风顺,肯定用不着在30几岁还要在国外打工。有一年冬天,她回国,我们见面聊天,她告诉我一开始就在宾馆里做清洁。当时,我心酸地想流泪,但是强忍着没流出来。她还轻松地说,虽然累,但是一想到挣得钱,心里有乐啦。那年,还因为我也在上研,经济上比较困难,她还假她母亲的名义,硬是塞给我一个500块的红包。想起她的的经历,我自己忍不住都想哭,如果不退学,她也用不着读四年文科的自考,顶着压力为了离婚不被父亲知道,去费力考研。从一间公寓到为了省钱,住在一个很多人一起住的嘈杂的地下室,每天天不亮,就要跑到图书馆占座上自习。想想她经历了多少磨难啊。 还好,天无绝人之路,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看到她现在的情景,我说不出有多么高兴。比自己上了博士还高兴。她是学理科的,所以我不担心她博士毕业找不到工作,总算有出头之日了。 有时,我会想,或许这就是命吧。如果不经历这些,可能她的才华就被埋没了。所以,恶心的男人,失败的婚姻也不是坏事。无论我们经历什么,都要平淡从容坚定地去面对,相信自己有能带给自己幸福的能力。

Read Full Post »

Switch to our mobil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