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胡思乱想’ Category

人们常说,当你离开一个地方的时候,便开始回想思念那个地方。 说实话,我并不是特别思念我的老家,虽然我在那里曾经度过了童年和青少年,虽然也有一些美好难忘的回忆,但我还是在离开家乡之后,除了和家人联系,便生生与之切断了。童年时期,校园里被欺凌,记得上小学时,曾经有段时间,每天班上的女同学都要想方设计让我哭一次,而且是在老师看不见的时候。不能告诉老师,否则会被变本加厉地“处罚”。初高中时,不断地性骚扰,被严辞拒绝引来的报复和陷害。在我离开家乡之后,就把那一页彻底翻过去了,至今连我高中最好的朋友,也无从联系。 突然,有一天,在旅居国外多年之后,居然发现我竟然刻着那里的印记。一早就忙了很多事情,结果连吃饭都没了兴趣。其实,我在经过了青少年生长发育时期之后,一直就不是特别喜欢吃饭。有一段时间,甚至怀疑自己得了厌食症。所以,很多时候,吃饭成了一种义务,还不是享受。我是多么羡慕那些能把吃饭当成人生一大乐趣的人。想到还要接着一天的生活奋斗,只好提起神来吃早餐,寻遍冰箱和厨房,找不出能让我开胃的东西。正想着,喝点豆奶就算了。然后,看见大葱,突然来了神。面包片,鱼片,法式熏肝,都可以下咽了。细嫩的一根葱,让我吃了两片面包。 感慨之余,想起小时候在家里,吃山东煎饼卷大葱的情形。那时,每家都不富裕。我母亲曾说,自从生了我之后,家里不再发愁没得吃了。但是,我仍然记得,长身体的孩子,又喜欢在外面蹦蹦跳跳。经常在晚饭前,放学后,饿得回家找东西吃。没有零食,鸡蛋也是奢侈品,大都被卖了换钱。仅有的可吃的东西,便是地瓜煎饼。有时,抹自家用黄豆做的豆瓣酱,卷大葱,有时还可以抹点花生油,撒点盐,卷大葱,便吃得津津有味了。地瓜是主食,几乎天天吃,我记得有时一日三餐都是花生碎煮地瓜,葱碎,大白菜叶凉拌豆瓣酱是下饭的咸菜。供销社里打酱油都不是常时,吃的盐还是那种大粒的粗盐,做豆瓣酱时,撒一把盐进去,能听见搅拌时的沙沙响。 与大葱紧密相连的还有记忆中的葱油饼。后来,生活条件逐步改善。母亲舍得用花生油,总是做得像酥油饼,加上撒了很多葱花,很美味。住在北京时,还经常在大姐吃到这样的葱油饼,总觉得没有母亲做得好。在国外,自己也做过几次,虽然色香味都还不错,但总没有记忆中的那么好。记得家乡的大葱总是很粗壮,葱白很长,秋天的时候总把绿色的葱叶子辫成辫子,冬天的时候储存很多,我们称之为老葱,可以一直吃到春天新葱发芽。春天和夏天,便吃很新鲜的细小的嫩绿的小葱。夏天,有时还不及拔,便结了花苞,大人们采来给小孩们玩,用一根细签在葱茎中间穿一个细孔,可以像吹汽球一样吹花苞。母亲不让我们吃这些花苞,说是吃了头发会招虱子。或许,是因为花苞外面是一层透明的膜,里面则是一簇簇的白色的小花苞,是否因为这很想虱子的卵。 说起来,有一次,某人做了美味的晚餐,可我就是没有胃口,坐在桌前,对着盘子发愁。实在不忍心刹风景,猛喝了几口水,仍不见效。手足无措之时,瞥见了可爱的大蒜,赶紧拿来咬上两口。顿时,味蕾一兴奋,没怎么费劲,盘子就被席卷得一干二净了。在我的家乡,大蒜与大葱有着同等的地位。北方人爱吃饺子,逢年过节必吃。饺子跟大蒜联系得比大葱还要紧密。如果说调饺子馅通常离不开大葱,那么,吃饺子则一定要沾大蒜。小时候,母亲总喜欢在她煮饺子的时候,让我捣蒜泥。父亲对蒜泥特别钟爱,每次吃完饺子,喝饺子汤时,总是倒一些蒜泥汁进去,吃得津津有味。母亲每次总是摇头,叹其饭桌上不讲礼仪,而且禁止我们跟父亲学。其实,我曾偷偷试过,味道还不错。 这些年,挪威也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吃大葱大蒜了,只是他们大多还是没有像我这个山东人这么猛,能吃生葱和生蒜。其实,在国内时,曾有南方人慨叹山东人能吃大葱大蒜,我就曾说,你们不是吃辣椒和花椒也是如此吗?

Read Full Post »

题记: 借用狄更斯的格式,抒发一下这个时代里人人都有的不时焦虑郁闷的心情: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大多数人可以在互联网上冲浪;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大多数人的快乐和痛苦捆绑在网上; 这是一个最自由的时代,大多数人可以足不出户,畅游世界; 这是一个最被奴役的时代,大多数人沉陷技术囹圄而无知无觉。 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令人焦躁不安的时代,孕育着一切的可能。 周日的下午,忙里偷闲,想在爱疯上浏览一下微博,查看一下微信上亲朋好友的留言。一不小心,跳到了网上书架,提醒我下载最新的《纽约客》。这才记起,这周忙得还没来得及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然后,记得这本电子杂志,有很多文章带有语音文件,可以听的,更难得的是,有的就是作者亲自读的。对于我这个坐车,一看东西就容易头晕的来说,戴上耳朵听,不失为一种可行的替换。 于是,下载了最近几期的,快速查看了一下,手机版本是否与ipad版本一样,可以听。我不得不佩服一下自己,网络社交软件用起来,总是无师自通地得心应手。 一阵窃喜,往后坐地铁,不用为听广播费劲而烦恼了。没有网络,没有广播,照样可以听故事。我是多么爱学习啊!啊?想到这里,我突然被自己吓了一跳。也被我们时常被网络,被爆炸的信息量弄得魂牵梦绕,从而终日忙忙碌碌,却抱怨自己仍然有无数的事务没有处理完而吓倒了。 是的,我们每天一睁眼,有无数的报刊杂志印刷发行,无数的书出版面市,无数的广播电视24小时不间断播放,无数的网络像恒星一样,永不停息地围绕着我们运转,无数的游戏,无数的电影,无数的娱乐,无数的社交网络,让我们比世前任何一个时代都劳作得更辛勤,而且更主动地沉绵… 于是,我们欣欣然地接受网络聊天的便利,可以跨越四大洋,通达五大洲;我们起早贪黑地固守着互联网这块阵地,有一时半会没了网络,我们便六神无主;我们把越来越多的信息电子化,轻便化,随身挂在耳朵上,拴在眼睛前,绑在手指上,甚至不惜牺牲掉,欣赏窗外美景,感受现实的时间,吃饭,上卫生间,走路,我们的大脑一刻都不得信息。甚至与朋友会面,我们也会不时摸出手机,iPad来摆弄一番。于是,在孩子们淘气时,我们便塞给Ipad,塞给游戏,打开电视,然后解放自己。 然而,这一切,让我们如此走火如魔,而我们自己却全然不知。每个人像木偶一样,被网络和新兴的电子器具牵动着,已全然没有了自由。当你用手指轻轻一触摸,感觉到生活的无限便利和幸福美满之时,你也正逐渐陷入这个无形力量的掌控之中。 其实,我们要那么珍惜时间做什么。时间就是用来浪费的。人生不过是一个从生到死的一个过程。时间就是看你来如何浪费的。我们这种看来珍惜时间的做法,到底是珍惜了什么。珍惜了别人创造的成果,而我们自己作为个体,又创造了什么呢?或许创造了玩游戏的纪录?相比较那些创造了这些科技成果的人们,我们将会给这个世界留下什么痕迹呢? 记得,当电视日益盛行之时,曾有专家提出,应该每天关电视一个小时。因为电视破坏了人类原来曾有的美好的东西,一些人成了沙发土豆,沉绵于电视,不愿意出门,没有时间与家人交流。 如今,我们是否也应该提倡每天自主告别网络一小时?这段时间,可以与朋友一起交流,可以出门散步,可以收拾家务,甚至可以什么也不做,只是闭目养神,修身养性……我说的是,做这些事时,不要开着收音机,电视,或者手机音视频。仔细想想有多少发明创造,是一整天让脑子在杂七杂八混乱状态不得停歇的时出现的。东西再好,也不能吃撑了不是?一个孩子你再娇惯他,也不能宠坏了不是?再珍惜时间,也要让自己清静片刻不是?

Read Full Post »

妈的,人都死了,这会冒出一堆善良可爱的人。平时,你们都干什么去了。 走饭的微博上看了一晚上,或许因为自己有一段时间一直怀疑自己是否有抑郁症吧,对这个话题比较敏感。可是,看到最后,看到她的第一条微博上,如此多的留言,越看到最后,越觉得无聊,忍不住在这里骂了开头这一句。 这个姑娘不是很可怜,是你们大家很可怜,她知道自己想要的什么,可是她寂寞孤独,周围没人让她感觉到温暖,能够打开心扉。连那个三角猫心理医生也是混蛋,从此我对三角猫心理医生令眼相看。如果还知道自己有心理问题,去寻求心理救助的,说明她还有救,可怕的是,她医生没有给予她很好的救助。 那些时不时怀疑自己有抑郁症的人,请你自己不要动不动给自己签个标签,为自己想逃避这个世界,想逃避做为人的责任,为父母,为儿女的责任而找借口。遇到任何事,都要坚强,都要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想想,世上有多少被我们看来极其不正常的人,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叔本华提出悲观哲学,可是他老人家活了80多,伍尔夫有抑郁症,虽然最后自杀了,可是她活了59岁。 如果我们能平时多给别人一句温暖的话,给一些不同于大多人的行为一点点包容,那么这个世界上将会温暖很多,将不会有那么多人抑郁,甚至抑郁到自杀。没有人说抑郁与自杀有必然联系,就像没人把癌症与死亡划等号一样,虽然癌症死亡率很高。平时,如果有朋友爱唠叨,很敏感,有些不良习惯,你能不能给一点点理解和宽容,或许他不过是想引起你的注意,想得到你的关爱。我们能不能设身处地地想想,没病死不了人。想想他们的那些行为最根本的是什么,他们的本质是不是很善良? 我有个朋友因为是私生女,小时候也整天想自杀,但是她现在活得挺好,因为她的母亲和周围的朋友都很关心她,她慢慢打开了自己的心;我还有个朋友是双性恋,痛苦得不行,但是她现在也过得好好的,因为丈夫和孩子很爱她,她也很爱他们;我还有个朋友因为父母不关心她,小时候天天想着怎样自杀了,可以让父母后悔,但是后来她长大了,经历了种种挫折,有了自己幸福的家,也慢慢地乐观起来了;我还知道有个人,他因为长年患乙肝,不敢告诉别人,不敢恋爱,得了抑郁症,曾看过心理医生,心理医生没有治好他,虽然他花了很多钱,但是后来他好了,原因是他娶了一个好老婆。。。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可怕的是,当我们用我们所谓的正常的价值观去冷漠地杀死一个人原来正常的需求时,我们再去温柔万丈地表达爱意,这是多么有意义的反讽啊! 如果你真的善良,有爱心,那么学会尊重别人,学会接受包容多样性吧。别没事跟着瞎起哄。别动不动骂别人神经病。

Read Full Post »

我不得不承认,我真的可能有轻度焦虑症了,在它还没有发展成为重度焦虑之前,幸亏我的好友和家人帮我。他们的信任和支持,让我终于清理了自己的问题。 我一直以为,自己真的能就过着近乎与世隔绝的生活,过得猪一般的只顾享乐的生活,我可以很幸福,很快乐。慢慢地,当我开始莫名其妙地想哭,想发火,当我怀疑我是否提前到了更年期时,我开始发现我真的有问题了。那种在平常宁静幸福生活遮蔽下的痛苦,像翻腾的岩浆,隔三差五都会排山倒海地来一次。但是,为了维持我这个成熟知识女性形象,我不好意思讲,尤其是我无法不停地向我最爱的人们讲。我知道,这是我自身的问题。当家庭主妇,是我自己的选择,是我自以为很快乐很开心的生活,我为什么要因此而让别人背负不必要的负担。所以,我压抑痛苦,不去渲泄,闭上眼睛,让自己麻木。我以为读书,上网,写字,就让我可以屏掉痛苦。但是,我错了,掩耳盗铃的结果,就更加加重了这种焦虑。 终于,有一天,当我决定在回国时,要去拜访我的一位曾经对我无微不至地关照过的老师时,中断了几年联系,我由此感觉到了困难重重。如果我不去拜访她,那么于心不安,她的身影总在我面前浮现,尤其是她在我经济困难时候给予的帮助和精神上的支持。或许,对她来说,是一件不值得一提的小事,对我来说,却终生难忘。如果我去拜访她,又担心她是否会很忙,我常常以别人都比我忙或者别人都不需要我为理由,从内心拒绝与朋友的联系。 犹豫再三,我终于决定给我最好的朋友玲打电话,我不再考虑她是否现在方便不方便,她正在休产假,我决定自私一回,不管她是否忙于带孩子。我说,我每天都是一片混乱,看报纸,写东西,看书,但是莫名其妙地会哭,总觉得是自己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无用的,多余的。谢天谢地,与她的一通聊天,终于理清了我错综复杂的各种心理纠结。 一口吃不成大胖子。做任何事都不能着急,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来。在国内养成的自信,用在这里显然就成了过度自信,自恋。在这里,一切都得从头开始。偏偏自以为有三头六臂,而且特别敏感,所以,当遇到一点挫折,便退缩在壳里。但是,这种退缩是一种消极的逃避,而不是一种积极地进取,因为带着遗憾,自然处处让自己觉得压抑。即使每天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就是因为心态的问题,似乎觉得这是被逼选择的,让这些快乐也变成了痛苦。尤其是在冬天,我甚至不愿意出门去超市,不愿意好好吃饭,不愿意去做任何运动,成了名副其实的冬眠。 c曾常常对我说,乐观的人看到半杯水,说还有一半呢?悲观的人则会说,已经快没水了。我就是因为悲观,所以总是把应该快乐的事情变成不快乐。 每个人都需要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身份定位,而且满意于这个身份,那么就会快乐。而我总觉得在社会上的身份定位是应该有工作的,不应该是家庭主妇,多年的自立精神,已经在潜意识里扎根了,自然会患得患失。而不去工作也是自己主动选择,而不是被动选择,为什么还在给自己找个合理的借口。当你为自己任何荒谬的行为都能找到合理的借口时,你就真的应该离病入膏肓不远了。所以,停下来,慢慢地清理那些挡在路上的垃圾,是当务之急。 等到有一天,我享受着家庭主妇这个身份定位,那时,我会更快乐。而快乐的心情,会无形地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好东西。或者,我真的在社会上找到了我的位置,那么我就不会再焦虑。 我对自己说,一点一滴都是进步,一笔一划都是进步,一餐一饭都是进步。对于自己过度的自责,过分的要求,除了让自己焦虑,让别人难受,还有益处呢?所以,我对朋友说,我现在是痛并快乐着的。还好,发现的及时,否则悔之晚矣。

Read Full Post »

阎连科因为最近写了一封给胡温的公开信,被人骂为伪精英,伪知识分子。看着那些评论,只想哭,为这些不值得爱的人,不值得关心的人。我真想对阎连科大声疾呼:离开那个地方,离开那个是非之地,谁又不是苟活偷生?您已经做得对得起良心了!有几个不是卑微的知识分子?!!出了问题,全都懒到知识分子头上来了!作为屁民的我们,有没有义务来监督腐败,你有没有沾沾自喜于腐败给你带来的特殊利益? 有人批评阎在自己的房子没被拆之前,没有为中国大地上铺天盖地的强拆事件视而不见,没有声张正义;有人批评阎的这种行为:这不是告御状吗?你阎连科是作家,名气可作交换资本,我党保证你财产安全,你加固他政权合法性,两好。可屁民没名没人脉,遇到这种事咋办?也能写信解决问题?门都没有。所以,这种权力救济只有个案价值,而真正有社会价值的法律救济却被阎连科避重就轻给“回避”了,当下中国充斥着这种伪精英作派。有人说,这就是王朔骂的猪一样的中国人,之前只顾自己吃喝,别人出啥事都不管,轮到自己了立刻杀猪一样的嚎叫。还有人说:很明确的说,可以声援他和邻居们长久的抗拆行动,绝不声援他给总书记总理写的那封信。平生最烦,就是知识分子的明主情结。看看那些普通被拆户们的境遇,你知名了就可以上书?不喜欢不提倡,谢主隆恩的时代,趁早远去吧。从这封信中的猥琐、谄媚,我以为阎连科 这种软骨猥琐男、乡愿小人一点都不值得同情。因为:1、他承认这个砖制毒菜政权的合法性;2、如果面瘫帝或者影帝“一白面馒头砸过去”,我敢断定他会马上捧起来吧唧吧唧自顾猛啃,而对别人的不公和痛苦漠然无视。知识分子的卑躬屈膝,最是耻辱!求谁?求谁怜悯?本是为自己的权利抗争,写封书信给最高层,期望获得更多关注,以权力压制权力,这有何意义?如真的得到总书记总理的回复。 阎连科的《为人民服务》《丁庄梦》《受活》在中国大陆被禁,甚至连依据《丁庄梦》改编的电影《最爱》都没有打上原著者的名字。很多读者可能对他不够了解,如果这些读者读过这些书,还有他的其它作品,他对于人类关怀的那种悲悯,大概不会说这种这种没良心的话吧。我请问这些把他骂得狗血喷头的精英们,豪杰们,你们都为这个国家的贫苦的下层人民做了什么?别站着说话不腰疼!阎连科为了写《丁庄梦》曾在去河南乡下爱滋村很多次做调查,为那些因为贫穷买血而染上爱滋病的人而写作。请调查一下,阎老师得过爱滋病吗?他写那本书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来骂他?当他的书被禁时,你有支持过他吗?为什么他在自己的房子被强拆之时写了这封信就成了事到临头,才知道为百姓呼吁?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吧,你总不能要求作家事事都参与吧?那我们要当官的干什么?你们不去谴责腐败和黑暗,却对一个老实善良卑微的作家冷讽热嘲,你们是多么得英勇啊,多么地英明啊? 我相信,阎连科没有这个房子也不会死掉,如果为他自己,他用不着写这封公开信。他并不需要任何廉价的怜悯和同情,需要这些的是你们。庆幸的是,不是所有的人都选择性失明。有人看懂了,阎连科尚且如此遭遇,何况我等,这个世界是平的,充分说明无人能幸免。一个大学教师、知名的作家尚且如此,普通老百姓又如何面对这泰山压顶般的强势?只有土地私有,才能杜绝这种强盗般的行径! 对于那些指责他愚昧妥协的人,你们英勇,请指出在当今中国,有哪位强有力的律师能让法律公正地面前强拆事实,让政府廉政清明?百无一用是书生,阎连科也不过是其中的一员,我相信他的良苦用心。在强权和你等所谓精英们双重抵毁的夹缝里,你们让他情何以堪啊?最后,再问你一句,你真的读懂他的信里的每一句话的含义了吗?能不能读懂了再下结论? 试问,有多少人不是这么卑微妥协地活在当下?经历过动荡的人们,有几个人希望发生流血事件。如果希望和平没有冲突没有战争,就会被扣上懦弱虚伪的大帽子的话,我愿意接受这种惩罚。欧洲经历了几百年的混战和动荡,终于可以坐下来讨论成了一个欧盟。我相信,终于有一天,人们会懂得很多事情不需要暴力,是可以坐下来大家一起商量解决的。每个人都妥协出让自己的一部分利益,让大家都得到一部分利益。大家需要商量一种约束,制定一种契约,或者叫法律规则,这叫妥协的艺术。毕竟我们是人类社会,不是禽兽世界。在暴力和邪恶面前,或许我的想法很幼稚,但我不相信暴力就能换来和平和民主。  

Read Full Post »

从邮局取书回来,心里还在想着在邮局里看到的几本可爱的童书,这年头,孩子真幸福,从小就有那么多可爱的书可读,而且还不会觉得枯燥,我差点想买几个本本回来画一画,涂一涂,找补一下童年的落差,顺便研究一下童书出版设计的理念。 一边拆着包裹的包装纸,差点撞在一辆童车上。一个年轻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小的,大概不到1岁,车子旁站着一个大的,约3岁。看着女人轻松嫣然的微笑,跑来跑去的孩子。看来,不只我一个人在大街上晃着,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女人脸上的焦虑和疲惫?难道她不觉得整天跟孩子一起晃着浪费了大好的青春吗?由此,我想到了一些年轻的学生一边推着婴儿车,一边拿着一本书,还有的怀里搭个背兜,揣着婴儿进图书馆。还有,一些中东人,黑人,拖三拽五的,从来也不嫌麻烦。即使是挪威人,也大多有两三个孩子,从来没有人觉得孩子是累赘。 刹那间,突然想起一位多产的瑞典妈妈的话,现在你们觉得我们在花纳税人的钱,等十年二十年后,我们都是纳税人。的确,愿意生养孩子,肯尽心抚养孩子也是一种美德,从某种意义上讲,比做职业女性贡献还要大。她们是为人类社会的延续做奉献。可是,在这个女权主义横行的时代,有谁会对一个只在家不停生孩子,长时间无法出门工作的女性投以敬佩的眼光呢?又有多少人只看到职业妇女的丰功伟绩而啧啧称赞呢? 我不只一次地听到周围有人对拖家带口的黑人妇女用轻蔑的口气:你们看,这帮移民,就知道生,生,生,也不工作,就一直生孩子,也不工作,让纳税人养着。这时,我总想起母亲生前劝我的话,为什么不趁年轻结婚生孩子呢?都不结婚,都不生孩子,那不是亡国了吗?虽然纯属杞人忧天,但是现在想想,质朴的话,不无道理。看看现在各国的老龄化现状,我们便不难理解,人类再生产如果出现断层的话,会是怎样的困境。 在挪威,妇女生孩子有带薪假期或者一次性补助。如果生孩子前六个月有工作,生孩子后可以享受48周100%的带薪假期或者52周80%的带薪假期。如果没有工作,那么可以向社会福利保障部门申请一次性补助,大约几万块,具体我也不清楚。既然如此,如果没有工作,单靠生孩子获得的那点补助和孩子每月那点奶粉钱,对于挪威昂贵的物价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那一刻,我在想,恐怕有些女人,你给她多少钱,天天让她在家带孩子,她都不愿意吧。有人喜欢孩子,有人喜欢工作,本无贵贱之分。由此,我突然明白了很多。我们都是社会生活的每一个小部件,缺了任何一个部分,都不容易转得流畅。无所谓行行出状元,但需要有360行。不必每个人都是在职场打拼,不必每个女人都视孩子为负担;不必非得要去外面挣大钱,才是工作,才有社会价值意义。我们的母亲没有生活在女权主义时代,所以让我们有了兄弟姐妹,所以让我们有了温暖的家。我们不用担心母亲回家找不到母亲,因为母亲在酒吧或者图书馆。 昨天,与外甥女聊起生孩子和工作的事。她说,我不想现在就生孩子,什么条件还不具备呢?没有钱,生了孩子怎么养活?我说,你有工作,有老公,有房子,什么叫没有条件?她反问我,你怎么不出去工作呢?我说,我有工作啊。她说,你那工作不赚钱,上了这么多年的学,有那么高的学历,白费了。我反问,什么叫白费了啊?我每天都在工作啊,都在用我所学的啊。虽然暂时不赚钱,但不等于是白费啊。只要我做的工作对某些人来说,有帮助,有意义,就不是白费啊。 她似懂非懂。按照她的理解,很多不能立竿见影拿到钱的工作都不是工作,不能立马用来赚钱的教育,就是浪费。至于生不生孩子,出不出去工作,都可以依据自己的情况而选择,别人都是瞎操心。所谓鞋子合不合适,自己的脚知道。 鲁迅说过,地上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便也成了路。我要说,世上本没有职业妇女和家庭妇女之分。早期的职业妇女都是经常在家庭中的修炼走出来的,她们当家庭妇女的时候,就已经奠基了做某种职业的基础,比如读书,看报,画画,做饭,护理家庭成员,管理家务,教孩子,养花草,做衣服。只能再重复一遍360行,行行出状元。谁都不会失业的,不是没的做,是我们眼高手低,懒得做,总想着一天成名,一天能发财。

Read Full Post »

最近怪事真多。先是上新浪网的爱问共享资料上不去了,有一天,想看一本中文书,google显示,明明爱问共享资料里有,但是我就是打不开。越是打不开,我就越想开。后来安慰自己,或许是因为国内上网的人多,所以我这长途跋涉的,不占优势。或许等国内夜深人静了,我就可以长驱直入了。 坏就坏在我的好奇心太重,心急想看那本书,可是这里买中文书还不是那容易的事,又没有英文或者挪文的,我能怎么办?在新浪网上发微博寻问,是否能上爱问,被告知可以。此人在奥地利。这就奇怪了,为什么我就不能啊?想想不能是被屏蔽了吧,或许苹果电脑有问题,用以前从国内带的电脑,换浏览器再试,依然没用。我开始怀疑我家的网线出了问题,可是上别的网都没有问题,连新浪微博都没问题,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 折腾一通,你猜怎么着,有人帮我改了一下设置,学国人的招数,翻墙到国内,居然神速一般下载到了。但是,挪威的网站有的又上不去了,甚至连msn也上不去了。这么翻来翻去的,这叫什么事啊,人家要翻墙出门,我这想回趟家,还得跳墙,我只想问,谁他把门关了,我才离开家几天啊,我做什么对不起家人的事了,这就不让我进家门了?我交了那么多的税呢?就用在雇看门狗身上了? 更有反讽意味的是,我这个客居在挪威的人,昨天居然收到选票单,通知我去参加市区的选举。很多人其实对政治不感兴趣,大家感兴趣的不过是自己的那一亩二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如果那一亩二分地也没了,老婆孩子都没了,可能大家就只能对政治感兴趣了。 其实,这年头还有想不开的,真得找块豆腐撞死算了。互联网像紧箍咒一样,是不经念叨的,越是念念不忘,越是想拼命拧着,越是让你难受。互联网已经把全世界的人民连在了一起,像在一个小村子里一样。在这个年头,有谁想把自己单独罩起来,比登天都难。网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别当恶人,否则只能是人神共愤,像挪威新近出场的杀人狂恐怖分子一样。据说,警察几乎每天都接到电话,有人声称不怕承担法律责任,想一个人收拾掉他。

Read Full Post »

错位

在不该迷失的年龄继续迷失着 在不该狂热的季节继续狂热着 在不必忙碌的日子继续忙碌着 在不必操心的地方继续操心着 生活就是这样的错位,这样的错落有致,我能说什么呢?错了就错了,只有有景致,我还有什么可以拒绝的呢? 脑袋像要爆炸一样,在这个信息轰炸的时代,想要清静都不可能。那些东西总会翻腾着出来折磨你,纵然你试图视而不见。 我们都是上帝孤独的孩子,读书可以填补空白,写作可以延伸空白的概念。  

Read Full Post »

亲情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有时是那么远,纵然是有着血缘的纽带,有时仅仅因为一两句话,便令人感到齿寒。离得最近的人,往往是伤你最重的人。有时,或许就是那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能像投枪,像匕首,如利刃,令你体无完肤。或许距离近的人,更容易有更多的期待,也就容易有更多的伤害,一旦产生裂痕,便导致更难的宽容和理解。偏见会如钉子,嵌入体内,不容易拔出,因为我们都害怕痛。即使在体内融入肉内,那怕烂掉,也不愿意忍痛拔出,这是多么惨痛的事情! 生长在社会主义的国家,我年轻的时候,常常被教育成,外国人都是自私自利的,没有血浓于水这一说。父母不管孩子,子女长大了也不管父母。资本主义国家的人际关系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这仿佛都是我在出国前从教科书上学习到的。 看我们中国,孝字第一,三世同堂,一家其乐融融,甚至对外人也是学雷锋树新风,我们都是一家人,社会主义大家庭是多么的温暖。 可是,我出国后,仿佛有了更多的反差。这里的人仿佛没有那么赤裸裸的金钱关系,我看到的是普通人习惯性地给一些研究机构、公益组织和陌生人捐款。一家人,不管是多远,时不时会聚一下,表姐妹,堂兄弟,经常在一起聚会,如同亲兄弟姐妹。而国内的三世同堂的,已经几乎成为历史不说,婆媳关系、姑嫂关系、兄弟姐妹关系,因为一点小事反目成仇的,比比皆是。 我有时真的不明白:这天底下,哪来的那么多幻想敌,假想敌?我不否认,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国外也不全是其乐融融,我知道我家渡假屋对面的一家就曾因为房子要涮成什么颜色而吵成一团,不过人家吵过了,也没有成仇人。国内也有很多关系相处得很融洽的。 问题是,没病死不了人。有矛盾肯定有原因,既然不能多么亲密,也不至于成为仇人吧。与其带着沉重的仇恨的十字架,不如放下这些无用的包袱,与人为善。人生苦短,何苦自我折磨。有些童年的阴影,自己不去设法抹去,任谁也无可奈何。有时,我们为了逃避疼痛,逃避自己的过错,便宁肯让错误一直掩埋下去,以至于到了自己把错误的事实当成正确的事实的程度。 其实,无论母亲说了多么严重的话,我们都还会认为母亲最伟大。那么,对于与自己最亲密的人呢,比如爱人,父母,兄弟姐妹等等,我们有没有真的把他们像对待母亲那样去理解,恐怕我们的指责往往多于谅解了吧。因为我们太理所当然地以为,这些跟我们关系亲密的人应该无条件地爱我们,帮我们,为我们付出。而我们有时却没有想到我们应该表示的一点点对于他们作为个体的人也需要尊重,需要理解,需要支持。 所以,很多时候,我觉得中国的亲情有时像上了套,变成了一种利益工具。父母生了孩子,要负担一辈子,如果他没有结婚的话,他混得不好,是因为父母没给打好基础。他要结婚,父母要准备房子,票子;结了婚,父母要做牛做马,带孙子孙女。等到父母老了,自然父母要求子女要孝顺,年长的子女要帮助提携资助年幼的。 很多的时候,我觉得中国的亲情关系更多地变相地建立在金钱关系上。而不像国外,父母生了孩子养孩子是义务,我没有要求你生我,我也没有义务要孝敬你。父母从来不会指望孩子养老,偶尔看望一下父母都会感动得像对待客人一样,他们也不会指责这个孩子没有帮助另一个孩子,他们是自觉自愿地去互爱互助,没有任何人强求别人。在他们看来,自强自立是每个人应有的品德,任何人没有义务要帮你。所以,当他们得到一点帮助,都感恩万分。绝对不会出现国内那种亲人帮多帮少,要挨骂的情况。 或许他们本来就人情淡漠,所以也不去谴责抱怨周围的人人情淡漠。相反,他们从小学会自立,学会尊重别人,爱护别人,从而也得到别人真心实意的爱护和尊重。我家买了很多玩具,为了有带孩子的朋友来串门,可以让孩子们玩,但是没有一个朋友的孩子会赖着要拿走玩具,既然有的孩子真的很喜欢,他们也懂得那是人家的,不应该讨要。我想如果这发生在国内,有的父母肯定觉得我这不是招人家孩子难受吧,不送给人家,多小气。  

Read Full Post »

当无病呻吟的人不愿意再呻吟,当风花雪月不再愿意再变成文字,当小资情调无法在悠闲的假期实现,当这个世界充满了风声鹤唳;我闻不到花香,我听不到鸟语,我看不见微笑,我望不见人的踪影;我闻到了血腥,我听见了凄厉的哭叫,我看见了魔鬼的狞笑,我撇见了野兽的咆哮。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我的脑海里总是出现《The Road 》电影里吃人的情景。 到今天,终于明白鲁迅笔下的狂人日记里全是吃人是怎样写出来的。突然,明白本雅明为什么会自杀?刹那间,理解了《The Road 》主人公的妻子对自杀的选择。 这个夏天,无法让人麻木,纵然那里的一切似乎与我无关,一切是那么遥远,那么无助。我却夜夜恐惧,人说杞人忧天是徒劳的。我知道,我却有强迫症,无法忘记自己的感觉,自己的逻辑。 天真可爱的孩子们,他们会不会恐惧?象牙塔里的莘莘学子们,他们会不会恐惧?在职场打拼的白领们,他们会不会恐惧?挣扎于贫困线的工人农民们,他们会不会恐惧? 当我试图闭着眼的时候,这些图影往往更加鲜明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加深我的恐惧。 黑夜给了我们黑色的眼睛,我们却用它来制造邪恶! 白天给了我们白色的光华,我们却用它来鞭打纯洁! 这个白天黑夜颠倒的世界!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Switch to our mobil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