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小说原创’ Category

我们都是上帝孤独的孩子,希望在这个世界上能得到那么一点点温暖,希望有人能关爱你。 如果你和大多数人一样,拥有一份爱,即使你平淡无奇,即使你事业无成,你都是无比幸福的。 多少人因为追爱,不得不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吃更多的苦,甚至付出生命。 可是,我们依然是那扑火的飞蛾,为了爱情,毅然不管不顾。 如果你生活一个包容的环境中,一个富足的环境中,一个简单的环境,大家都认同爱情的纯洁高尚,那么既使你有出格的行为,你也可以发展自发。你用不着思前想后,可以率性而为,你做了什么惷事,也会有人原谅你,也会有人爱你。 如果你不幸生在一个尖酸刻薄的环境中,你小心翼翼,处处留心,再谨小慎微,做得再完美,也会有人挑剔你,因为没有人爱你,他们爱的只是自己。自私是那里的通行证,爱情在那里只是装饰。 80年代末,在国内一所大学内,A与大学同学B,非常要好,要好到几乎形影不离。当然,那个时代,同性恋这个词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家喻户晓,没有任何人怀疑她们。毕业后,她们约定不再见面,她们各自结婚,有个自己的家,在旁人看来非常幸福的家。有一天,她们忍不住见了面,发现每个人都很消瘦,很压抑。但是,都有孩子和家庭了,能怎么样呢? 90年代末,C与一个大他18岁的男人相爱,但是她苦苦等了四年,他没有答应跟她结婚。甚至在出国前,他们见面时,她就想,如果这时,他说,你不要走,留下来,那怕是同居,她也乐意。但是,什么也没有。看着他疲倦的脸,她什么也没说,告别后,哭了一路。在国外,有一次她打电话给他,他说,不可能的。我有个上了岁数的母亲,我离过婚,你读过张爱玲的《金锁记》吧,读过巴金的《寒夜》吧。这就是我为什么离婚,不可能再婚的原因。放下电话,她哭了一整夜。第二天,她不再去想别的,把所有的痛苦撒在图书馆,一口气搬回来了张爱玲全集。几年后,她成了张爱玲研究专家。她与他再见时,双方努力挤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她只说了一句,使你让我出国,让我成为女博士。 今天,网络异常发达。国人出国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同性恋,姐弟恋,黄昏恋,非门当户对的恋情还是不是那么容易被人们接受。于是,就有一个在微博上曾广泛流传的美丽恋情:两个北大男孩的纯洁恋情。网友在微博上疯狂地传着那一组组幸福可爱的图片。但是,没有太多的人留意,他们付出怎样的努力。他们相恋在自己生长的土地,却不能在那里生根发芽。他们每个人都努力学习,考G,考托,去美国,上学,创业,然后才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有多少同性恋能像他们那样,有毅力,有那份才气,有那份勇气。 不久前,L在加拿大遇害,据说他也是为了一份同性爱情而去国他乡。让人辛酸的同时,不禁想起郁达夫在《沉沦》中写到的:“祖国呀!我的死是你害我的!”“你快富起来!强起来罢!”“你还有许多儿女在那里受苦呢!”

Read Full Post »

小龙女的口头禅是,我都快成了外国人了。 小龙女喜欢说,我很少回国,跟这边的华人联系很少。 小龙女有中国姓,也有外国姓,有中国名字,也有外国名字,名字很丰富,护照上有一长串。 小龙女说,外国人看不起中国人,歧视中国人,我也不例外。 小龙女又说,我很幸运,找到了工作,不是在中餐馆的工作,讨厌中餐馆里的政治,做个服务员还要与老板有一腿,谁上位谁不上位的。 小龙女喜欢用微博和脸谱,经常在博客上也很活跃。 小龙女说,我就是喜欢晒,管你什么事,生活就是一场秀,不秀白不秀,有本事你也来秀?今天我早上吃了亲爱的老公做的早餐,昨天我与几个朋友一起去做豪华游轮,后来我们要去滑雪。我太忙了,没有时间。如果有时间,我就回国看看。你们国内的哪谁谁谁,一定别忘了请我去哪家哪家家吃大餐,你们国内的哪谁谁谁,一定别忘了请我去逛那家店。我一定要像你们一样好好腐败腐败。 小龙女的生活总是幸福的,多彩的,自称之为平淡的。旅游,赚大钱,吃大餐,时装,高档化妆品,房子,车子,孩子,等等。 小龙女有时也会生气,看到有人在伦敦巴黎的路易威登店排长队等买打折奢侈包,会嘴角一撇,微博上出来一条评论:是驴子,牵着走遍全球也还是驴! 小龙女生的孩子是最美丽最可爱最聪明的混血宝宝。宝宝一出来,要学三四种语言,中文,挪威文,英文,法文,日文,德文,再加这些语言的地方方言。所以,小龙女天生是美丽聪明优雅的虎妈。 小龙女要是不愿意生孩子,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我又不是生育工具,来到了男女平等的画家,还要与挪威女人比谁的产奶量大?太滑稽了。 小龙女说,也不知道这么些年,都做了什么,感觉一直在忙,一直在忙一些事情。 小龙女说,有时间,我想去学烹饪,我想去学服务设计,我想去学园艺,我想去花艺,我想去做针织。。。。。 小龙女说,有一次,我忘了给父母打电话问候新年,被我爸骂了。 小龙女说,真他妈的混蛋,回国还要申请签证,还是提供国内亲人的邀请函?我回自己家还要跟组织打招呼。母亲说,人家已经把咱家当成旅馆了,虽然我还算不上老板娘,赚不着钱。这个旅馆还不知道能住多久呢?  

Read Full Post »

1 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又到周末了,赖医生匆匆脱下白大褂,象往常一样用肥皂快速地 打着泡泡,在水龙头前反复冲洗。 今天他格外着急,这个星期一直忙着做实验,新进了一批药品, 他作为一个全国知名的肝病专家,要牵头进行实验。做完实验,布置 完下周的工作,已经五点半了。偏偏妻子这周又不在家,没有人去接 女儿。从医院到幼儿园需要半个小时,再赶上下班高峰,堵车能堵个 把小时,思思肯定又一个人站在门口撅着嘴,阿姨肯定也会要数落一 顿。 赖医生不能多想了,赶紧冲下楼,来不及坐电梯,可偏偏把车钥 匙又落在了办公室。慌慌张张地跑回办公室,开房门时偏偏又把钱包 给掉了出来,找到钥匙,捡起钱包。赖医生无意之中看到了那张全家 福,这时,他更加思念他的妻子,也更为思思着急。 坐在车里,他蓦然发现他已好长时间没有和妻子好好在一起说说 话了。自己总是大大小小的会,数不清的试验,回到家已疲惫不堪, 而妻子总是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坐在电脑前,一坐几个小时。他能 理解妻子,因为他很爱她,他们彼此都曾受过伤害。能娶到她是多么 不容易。 那时,他已经离婚五年了。当时他除了工作就是工作,他简直把 自己当成了机器人。他不愿意回那个让他伤心的家。那里处处有妻子 的影子,而每个影子都是一把无形的利刃,把时光切开,把他以前的 美满生活一片片剥离出来,放大,还原。他做梦也没想到,那个曾信 誓旦旦要和他共渡终生的她,却因他短暂的出差而把别的男人引到了 自己的床上。 赖医生想起这些,不免有些惆怅:“哎,思雨,你怎么还不回来? 你离家从来不超过一周的。就算是旅行散心,寻找灵感,也该打个电 话吧。思雨,你不会出什么事吧。”想到这,赖医生的心揪了起来, 这段时间,思雨总是坐在电脑前发呆,问她那儿不舒服,她就说写一 个小说写得挺烦的,找不到灵感,觉得特别烦躁。思雨一直不怎么愿 意出门,一周前却突然说想出去散散心,寻找寻找灵感。她说她的思 维仿佛已经枯竭了,她必须调整一下自己。 结婚都快四年了,他们感情一直很好,思雨总是象只猫一样栖息 在家里,懒得出去,多少次出版社、网站组织笔会,她都推脱说要照 顾女儿而从不参加。晚上也象只猫卷曲在他的怀里,她很少有什么不 开心的事。尤其是思思到家后,她更是仿佛焕发了青春,象个孩子似 的和女儿在家里闹腾,弄得赖医生常常说:“我简直是养了两个女儿, 大的淘气,小的也淘气。” 把思思从幼儿园接回家,思思一路撅着嘴,怎么逗她,也不讲话。 有时莫名其妙地皱皱眉,象个小大人似的,一脸的惆怅。“思思,在 想什么呢?爸爸去幼儿园迟到了,爸爸和你道歉,好不好?”赖医生 掩饰着自己的一丝不安和焦虑,尽量地安慰着女儿,“亲一下爸爸, 好不好?思思可乖了。”思思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他不再理会思思的 反常。往常在他不高兴的时候,思思总会象个小精灵,跑出来,捧起 爸爸的脸说:“爸爸,乖,亲一下思思。”是不是这么年已经习惯了 思雨在家的日子,偶尔有一次不在家就弄得这么紧张。赖医生觉得自 己有点小题大作了,我什么时候也和小女人似的,多愁善感的,没准 思雨已经做好饭,正守在家门口呢。 以前思雨在家时,吃饭什么的都不用操心,思雨会把家收拾得干 干净净的,把家里的每个人都照顾得很舒服。他有时都有点奇怪,结 婚前那个有点刁蛮,有点任性,又有点懒,有点傲,还有点怪的思雨, 结婚后竟然变得尤如地道的家庭主妇一般,把家务操作得如此熟练, 并且她没有丝毫的怨言。他越发觉得思雨象本读不懂的书,象永远也 攻克不了的医学难题,他也就越发爱她,爱得不知所措。可是思雨从 来不向他提出任何要求,这一次真是例外,他已经觉得很震惊了。 […]

Read Full Post »

惠特尼休斯顿时去世,我这个对音乐没有特别爱好的人,一整天的脑子居然回荡着她的歌声I will always love you。所以,只好写下这个半是纪实半是虚构的故事来纪念她。 记忆是不灭的,无论好坏。记忆没有道德选择,越是应该遗忘的越是容易记住;越是应该记住的,越是容易遗忘。记忆与爱恨无关,与感情强烈,与记忆擅长地种类有类。或许,我是那么擅长某一种类记忆的那种人,所以,在我的心目中,有些东西永远难以逝去,就像惠特尼的这首歌。时不时,会跳跃出来,撒满空间。 其实,很多年前,在我出国以后,Z还曾经给我发过邮件,说他的婚姻,他的生活,他的事业。但那时,我似乎印象不深,脑海里只是浮现出他矮胖匆匆的身影,嘴角还像当年在天津上研时浮起的那种半是嘲讽半是温婉的笑意。 而且F给我的印象不再是傍晚路灯下,投射在宣武门西大街上那个瘦长坚硬的身影。后来的联系和聊天中,多了一份陌生人的感觉。 他俩纠缠撕扯不开的影子,已经永远地留在了我青春的岁月,永远地被那个国家的机器辗得支离破碎。尤其是,我离开北京,离开中国,我开始沉静下来,思考多年来,我是怎样变态地被那种生活所压抑的时候。那一切,变得像是历史的灰尘一样,被我轻轻抚去。在我结婚后,我更是觉得那一切就像碎片一样,拼接不起来,常常被眼前的幸福感打得七零八落。 今天,就是这个黑人歌星的去世,却把以前的一切都粘结起来了,像电影一样,一个画面一个画面,在我眼前此起彼伏,连绵不断。20年了,在我脑海里居然又复原,像是看着别人的故事。 那一年,我20岁,是一个从偏远农村来到北京的打工妹,也叫外来妹。幸运的我,在一个新闻机关做临时工,居然可以有自己的一间办公室。白天上班,办公室打打杂,周末或者晚上去上夜校,或者在单位的阅览室上看报纸或者上自习,我甚至可以晚饭后回办公室上自习。 开始的那一年,或许我几乎用尽了年轻时所有的幸运。没多久,我遇到了班上的帅气的男同学,漂亮优雅的女同学,成了好朋友。然后,偶然的机会,认识了瘦高个F,名校新闻系的高才生老乡。很快,内向的F成了我的男朋友。当时,这段门不当户不对的恋情,成了办公室一大轰动新闻。经常会有人提醒我,不要让他给骗了,人家无论如何可是正经的名牌大学生。既使我公开了我的恋情,依然有人暗中试探我,说是40多岁的老实巴交的门卫看上了我,如果我乐意,户口,房子什么都有了,什么都稳定了,就成了北京人了,言外之意,我应该无比地感激我的好命。而我,依然是自信满满,研究生有什么了不起,北京户口有什么了不起,我从来都是叛逆的,不以为然。我心中的爱情,应该是与我的追求一致的。那时,我想做的是就上大学,以后当记者。 后来,我和F真的分手了,原因是很简单,他甚至害怕让他的身边的人介绍我是她的女友。打打闹闹,分分合合了很久,最终还是不欢而散。分手的当时,不觉得有什么,年轻气盛,而且后面排着队呢,谁稀罕?记得,最后一次F问我你,你到底爱不爱我?如果你说你不爱我,你爱的是别人,我立马从你房间走出去, 不再回来!说呀,说呀!!!我吸足了气,大声吼叫:我不爱你,从来就不爱你,你走吧!他,抓起大衣就冲出室外。 那天,我们已经吵了很久。他已经瘦成了一条,那个秋天的黄昏,我们已经在大街上来回相对无言地走了很多遍,泪水压抑在瑟瑟秋风中,亦或风干掉,只是永无止境地上下翻涌。回到宿舍,相拥地那一刻,泪水便倾盆大雨般,一泄而下,没有言语,只有泪,只有泪,就那么打湿了彼此。他的脚步声迟疑了一下,渐渐走远了。 他又回来了,拿了一块三明治,放在我的床边,你一天都没吃饭了,不管怎么说,人总要少下去的,吃点东西吧。看都不看一眼,那个声音,我已经厌倦,人生不是来自讨苦吃的,如果爱情是为了互相折磨,我宁愿选择放弃。多少次了,我说过,爱就爱了,何必一天到晚告诉我,害怕有一天我们有可能分手?如果害怕,如果没有信心,那么现在就分好了,何必说爱我,又爱得如此多灾多难?我是一个直爽的人,不想过这种打不湿拧不干的日子。我抓起那个三明治,一把扔到了门外:谢谢你,我不饿! 他迟疑了一下:你多保重!他,还是走了。我关上了门,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门就在“呯”的一声中,彻底关上了,永远地。 那年的秋天,我是如此地难过。Z给了我很多的温暖,我想哭的时候,就会去他的宿舍,或者打他办公室电话,在他面前,哭成泪人。他像一个大哥哥一样,抚慰我。宿舍里的人,看见我们在一起,都以为我们相恋了。她们常常取笑我,还是小矮个人好,你干脆嫁他好了。 第一次见Z是在单位的最大的食堂里。这个食堂有两层,一层最大,可以跟清华大学的食堂相媲美。他打了一份饭,四处环顾,找位置,然后,慢腾腾地站在我对面。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你这里没人坐吧?我漫不经心地往嘴里塞着东西,点了点头,算是礼貌。然后,就不时若有所思地望着门外,想,今晚是周末,F实习完了,应该来找我了吧。“你是新来的吧,在哪个部门?以前好像没见过你。”真好笑,一看就是没话找话,这么大一个单位,每年进进出出那么多人,谁认识谁呀。后来,我渐渐明白,我当时很无知,其实单位最大,早餐在食堂吃的人并不是特别多,时间久了,大家差不多都眼熟。他当时说得是对的。“没有啊,我都在这里半年多了,你才是新来的吧。”没事,总喜欢噎人,年轻的我就这毛病。“我比你还早呢,快一年了吧。我是外文组的,刚从国外回来,对这里不太熟。你知道附近的一些电影院什么的吧。”他仍然问。“不知道。不关心。整天忙得很。”然后,我吃完饭,就匆匆走了。心想,我才不操心你是那个部的,那个组的,关我什么事。爱从哪来从哪来的。 那天晚上,在附近的夜校上完《大学英语》课,回来的路上,下起了雨,今天宿舍没人在。心想,F肯定不会来了,他最近实习单位新开通了一个节目,每天都很忙,估计已经早回学校了。正说着,走到楼前,有个高大白色的身影闪了出来,吓了我一跳,定下神来,原来是F,衬衫都已经浇透了。真是个傻孩子!“下雨干嘛还在这里等,傻啊——”“恩,就是,被你整得缺心眼了,一整天我都忐忑不安地,担心你,不知道为什么,所以一收工,我就决定过来看看你。”“我能有什么事。男人真奇怪,有时怎么神经兮兮的。今天特好笑,在食堂遇到一个人,跟我瞎搭扯,问我附近哪里有电影院。”我说话总是这么大条,不经脑子过滤,就喷薄而出。“看吧看吧,还说没事,这可是大事。不许跟这种人搭扯,纯粹是食堂艳遇。”“你行了吧,想什么呢?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贫,油腔滑腔的,看来电视台真像你说的,一群男盗女娼。这才几天,就成这样了,思维方式都变了。” 之后,我和F继续恋着,Z是每天都在食堂只少见上一次,有时甚至一天四次。奇怪了,自从上次,他就像影子一样,总是能见到他。很少说话,只是点点头。 10月,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见Z. 我和F不但已经吵过很次,而且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见面了,理由是我有三个星期的周末要考试,没功夫谈恋爱。而这,似乎不是我提出来的,是F说的。当时,我正好求之不得,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考完试那天,我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在食堂吃饭,快关门了,我一点胃口都没有,所以吃得无精打采。“嗨,大周末地,发什么愣啊?”Z站在我面前,他已经吃完,正好准备离开。“没有,瞎想。你怎么好久不见了?神仙不吃饭了?”“没有啊,我去采访世界妇女大会了。忙死了,没在这里。”“哦,好玩吗?”“还行吧,拍了很多照片,天天写稿,赶命似的。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你的大高个呢,周末没出去玩?”我没吱声,继续吃饭。 “你要是有空,今晚我请你看电影。就在院里。”他接着说。“《保镖》,惠特尼唱的主题曲。”我不知道什么惠特尼,我只知道上班,看书,考试,谈恋爱。但是,那天,我突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Z的邀请。 其实,电影情节,我几乎都忘记了,只记得我当时哭得一踏糊涂,歌声更是催泪弹,每一个音符,都划破黑暗,令我的心灵震栗,我的五脏六腑随之腾挪跌宕。我的英语还不够好,但是那句I will always love you却让我灵魂出売了。 我没有告诉F,我和Z去看过一场电影,因为害怕F的醋,而那天晚上,我们也只是看了电影,Z告诉我他的住处和名字,知道了我的住处和名字,还祝福我有一个好男友,不需要跟F讲,引起误会。但是,我们还是分手了。 而Z,我一直把他当成朋友,我一直以为男友之间有纯真的友谊,所以,在我失恋时,我首先想到的是他。或许,只有他理解我。那个晚上,我用泪水交换了他过去的故事。我们相拥到天亮。 他说,他在国外的初恋女友长得像我,我看到了照片。他说,他不爱我,他只爱那个女孩,但是一看见我,就觉得像小妹妹一样,想关心我。他说,他与那个女孩同居了1个月,没有性生活。那年,他18岁。因为那个女孩的蛮横不讲理,他离开了她,当然还有个原因是他很自卑自己长得不够高大。 多年后,大高个F和小矮个Z,都结婚了。我在外地续我的旧梦,读研究生。F来找我,从来不说他的婚姻状况,我则不耐烦他上班后变得如此油条,如此发富,一言不发看他潦草地吃完一碗面,然后走开。Z在老婆出国的时候,来看我,请我吃最好的牛排,我却没有一点胃口,匆匆应付完,就回学校上课。他也变得发富,显得更矮了,少了当年的率真可爱,娃娃脸变成了饼子脸。 再过几年,我出国了,把所有的一切忘在脑后。那些年月,都随风而逝。或许,不逝的就像惠特尼的歌,是永远的青葱岁月里的纯真的男孩女孩。  

Read Full Post »

Switch to our mobile site